丝瓜app二维码分享

王庾和萧瑀深谈之后,就吩咐大全:“你先回去告诉王长史,让他搜集魏国公府所有人的房产地址,还有与魏国公来往密切之人的房产,明日之前,交给我。

“还有,加派人手盯着魏国公的私宅,有任何动静,随时来报。

“派人去时闻社,将魏国公私铸钱币被打入大牢的消息散布出去……”

交代完之后,王庾就上了马。

大全连忙问道:“公主您去哪里?”

“我去见一个人……”

说话间,王庾的马已经疾驰而去。

一刻钟后,王庾出现在天香楼的雅间。

“你来了,坐。”

李世民倒了一杯热茶,递给王庾:“先喝杯茶,吃点东西。”

王庾扫了一眼茶杯,然后在他对面坐下,径自拿起盘子里的糕点就吃了起来。

李世民望着手中的茶杯,有点尴尬。

金发萝莉花海里俏丽迷人

他讪讪地把茶杯放在王庾面前,笑着问:“脸色这么难看,是父亲训你了?”

王庾斜眼看过去:“你说呢?”

“不过就是训斥两句,你从小到大也不是没被父亲训过,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李世民笑着安慰她。

但王庾觉得李世民的笑格外的讨人嫌,怒吼:“你不在意,你倒是去挨训啊,为什么指使姑父把我推出去?”

“我没有指使姑父。”

见李世民不承认,王庾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我查到的证据只能证明裴寂私铸钱币,根本就无法证明他支持废太子谋反。

“姑父很清楚这一点,以他的为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指控裴寂是废太子的余党。

“而能让他这么做的人,就只有你,因为你想借此机会一举扳倒裴寂。”

李世民:“……”

被揭穿了心思,李世民有点窘迫,但他没有认错,而是说道:“裴寂私铸钱币,让私铸币流入民间,本就是一件损害百姓的事情。

“何况,他这人才能平平,却仗着父亲的宠信胡作非为,除掉他,就是为民除害,也是为了肃清朝廷的不良风气。”

“哼!”

王庾冷哼一声,端起热茶喝了一口。

说得这么好听,还不是为了铲除异己,真当她是小孩子呢。

“唉~”李世民突然叹道:“我知道这件事我思虑不周,但是我不认为我这件事做得不对,裴寂必须除掉,这样我才能往下整顿吏治。

“你不也希望大唐将来更加强大吗?那这点小小的训斥算什么?至少父亲没有罢免你的官职,你仍然可以有所作为。”

王庾哼道:“那是暂时的,要是三日后,我没有找到证据,父亲就会罢免我的官职。”

“不会有这么一天。”李世民安抚她:“这样,你需要什么你尽管跟我说,我全力配合你。

“三日之内,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证据。”

王庾挑眉:“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李世民肃容,郑重道:“我乃一国储君,说出的话不会反悔。”

“好。”王庾笑了一下,缓缓说道:“上次你让我想想战乱过后,国家该怎么休养生息,我已经想好了。

“并且我还写了下来,休养生息十策。”

李世民惊喜道:“这么快?快拿来给我看看。”

王庾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哦,你看不到了,因为我刚把它交给了父亲。”

“……”

李世民沉下脸,训斥道:“你怎么能直接交给父亲呢,我还没看呢?

“而且房玄龄、魏徵他们都想了好些计策,我就等着你的计策出来,跟他们商议一下,再整理好呈交父亲。

“你这么早就呈给父亲,计策不完善,父亲还得跟大臣们商议,这不是累着父亲了吗?”

王庾也沉下脸:“谁让你和姑父算计我的?我若不拿点东西邀功,父亲铁定会心生猜忌,到时候别说扳倒裴寂了,你也会被父亲猜忌。”

李世民:“……”

“好了,这件事你做得对,以后就不许提了。”

李世民提起茶壶,又给王庾倒了一杯热茶:“既然你已经将奏折呈给了父亲,那你就跟我说说那十策吧。”

……

魏国公府。

看见陈勉进来,魏国公夫人急忙问道:“怎么样?见到国公爷了吗?”

“没有。”陈勉摇了摇头:“大理寺卿说,没有陛下的旨意,任何人不得见国公爷。”

裴二娘顿时就慌了:“那可怎么办?”

其他几位小郎君和小娘子也很慌,齐齐看向自己的母亲。

“啪!”

魏国公夫人重重地拍了一掌,“都是那个贱人,才害得国公爷深陷牢狱。

“一个戏子,竟也敢唆使国公爷私铸钱币,真是歹毒。”

“啪!”

她又拍了一掌,怒气冲冲地喊道:“来人啊。”

陈勉上前:“夫人有何吩咐?”

“去,把那贱人和她的野种给我绑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狐媚,令国公爷失了心智,犯下大错。”

听到这个命令,陈勉很为难:“夫人,国公爷曾吩咐过,不许任何人去打扰轻兰居士。”

“轻兰居士?我呸!”魏国公夫人火冒三丈,吩咐自己的心腹丫环:“你带人去把那贱人给我绑来。”

“是,夫人。”丫环立刻去召集人手。

陈勉想到裴寂的吩咐,连忙阻止:“且慢。”

丫环停下脚步,看向魏国公夫人。

得到魏国公夫人一句“不必理他”,丫环拔腿就跑。

“你……”

丫环眨眼间就没了踪影,陈勉只好去劝魏国公夫人:“夫人,其实国公爷私铸钱币并不是为了轻兰居士,国公爷只是为了减轻罪名,才在朝堂上说是为了美色而私铸钱币。”

闻言,魏国公夫人十分惊讶,她先是把厅内的仆人都打发了出去,然后才压着声音说:“你的意思是国公爷私铸钱币真的是为了废太子吗?”

“当然不是。”陈勉立刻否定:“总之,国公爷私铸钱币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如果夫人希望国公爷平安无事,那就不要派人去私宅,也不要去打扰他们。”

魏国公夫人原本想放弃了,但是听到最后那句话,魏国公夫人的怒火就又冲上了头顶。

“来人啊。”

心腹丫环走了进来:“夫人有何吩咐?”

魏国公夫人:“多派些人去,若遇阻挠,不必客气……”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