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软件推荐

宁梦麟进入牢房之后,第一反应是捂住鼻子,他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臭的地方。

许有财和小女孩像是先前见到林修齐时的反应一样,十分警惕。

这一次,他们是真的警惕了,这个青年的身上有很强的波动,一定是很厉害的修士。

若是换做平时,有人敢盯着宁家大少看个不停,一定会被剜去双眼。

但,此时的宁梦麟没有理会两个蝼蚁级别的囚犯,他的眼中只有林修齐。

“哈!哈哈!哈哈哈……”

宁梦麟发出痛快的笑声,像是闭关了三千年终于突破了瓶颈的苦修之士一样。

“林修齐!你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

林修齐没有立即看向对方,而是先仔细听了听,然后用失焦的双眼看着牢房门前的宁梦麟。

视线的方向对了,但像是完没有看到人的样子。

宁梦麟摇了摇头,轻叹道:“你也算是绝顶强者,竟也逃不过英雄落幕……罢了!你我之间的一切恩怨,一笔勾销!”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开,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妩媚女郎忧郁眼神更销魂

“这可是你说的!”

宁梦麟一惊,转身看向林修齐,发现对方正用手扶着腰,像是扭到了的样子。

“你!你!”

“你什么你!还不过来扶我一下!”

“哦!”

宁梦麟下意识地扶着林修齐坐下,忽然想起自己是来报仇的,为什么要扶对方,但想反悔已经晚了。

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此离开还有点不甘心。

“你这是打算和谁摔跤吗?”林修齐看了对方一眼,道:“坐下!”

宁梦麟发现自己有点无法拒绝林修齐的要求,却又发现“坐下”这种事也不算是要求,总之就是有点小不爽。

“你觉得我和你之间有仇?”

“当然有仇!你欺骗我,还杀了家族长老,我恨不得将你……”

“放狠话的环节就省了吧!”

“哦!”宁梦麟下意识地答应了,不由得一怔,随即大怒道:“什么就省了!”

“我今天就要死了!和我说这些有用吗?”

“什,什么!今天就要死?”

“我现在算是回光返照!”

宁梦麟轻声一叹,心中竟也有些悲意,曾经的林修齐实力超群,风光无限,乃是所有玄界年轻强者的偶像,就算是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理想未来和对方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如今眼见强者将陨,他怎能不唏嘘感慨。

“我问你!你是喜欢现在的宁家,还是喜欢以往的宁家?”

宁梦麟陷入了沉思,以往的宁家权势滔天,他可以无比任性,但族人死气沉沉的,就算对他恭维有加,也没有快意之感,更像是被一群傀儡赞许了。

如今的宁家充满了活力,或许大家对于家族并没有以往那般重视,但即使他偷听族人聊天也会觉得很有趣,族人见到他之后,也很恭敬,却多了几分神采,很让人欣慰。

那么,问题来了!

改变这一切的是林修齐,若是他承认喜欢现在的宁家,岂不是落了下风!

但,说喜欢以往的宁家就是自欺欺人啊。

“不用再纠结了!”林修齐无奈道:“从你犹豫的那一刻不就说明了答案嘛!”

“呃……”

“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没杀你吗?”

“我……我……不知道!”

“虽然你很任性,草菅人命,但只是习惯问题,是宁家把你变成这样的,所以我留你一命。以往的宁家从上到下都是你这个德行的,所以我才想办法让他们改变,现在看到结果了吧!”

“所以……你是早有预谋!!”宁梦麟惊怒道。

“另一种选择就是灭族,你是不是该庆幸我早有预谋?”

“我……”

宁梦麟听得闭着眼嘬牙花子,这种聊天太憋屈了,每一句听着都想拼命,可对方说得偏偏毫无问题。

“这一百多年,你有没有出去看看?”

“有!”

“回想一百多年前的自己,像不像个傻X?”

“……”

宁梦麟有一种要掐人中的冲动,从来没人敢这样和他聊天,但……为什么有种莫名的小兴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受虐倾向觉醒?

“你看看这里!”林修齐指着许有财和小女孩说道:“被你们囚禁之人都是用来做实验的吧!”

“嗯!”

“很可惜宁家年轻一代所有转变,高层却一直活在过去!”

“你……是打算杀了大爷爷他们吗?”

“我原本是想一点点改变他们,他们……不就是几千年前的你们吗?”

宁梦麟愣住了,他从没想过林修齐竟然不是为了大开杀戒,而是想感化所有人。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小瑜?”

“是啊!”林修齐露出怀念的表情,轻叹道:“上一世她命很苦!出生在一个大家族的支系,却因嫡系被灭,半生漂泊!遇到我之后本以为会慢慢好起来,没想到被仇家算计,身死道消!上一世她得不到的东西,这一世我想满足她!”

“那……你为什么不肯替家族护道呢?”

“护道?护谁的道?宁奎德还是宁奎心?”

“这……”

“你觉得现在的玄界还有护道的必要吗?”

宁梦麟又一次愣住了,好像确实没有必要。

因为林修齐的原因,各方势力相处得很和谐,而且这种情况也是各方势力都想看到的。

“你不怕自己不在了,各大势力会继续斗争吗?”

“百年之间,我的家人朋友都飞升了,你还会把目光着眼于玄界吗?”

宁梦麟如梦方醒,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随即是一阵心悸。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多亏没有和眼前这个家伙死磕到底,大局观完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一刻,他是彻底服了。

“你……真的会死吗?”

“没错!”

“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

“你要帮我完成?”林修齐略显惊讶道。

“如,如果不麻烦的话!”

“那就请你彻底改变宁家吧,别让那几个老古董把宁家玩散了!”

“你是认真的?你不恨大爷爷他们?”

“都是可怜人!”

这一刻,宁梦麟有些感动,他做梦也没想到家族最大的仇人竟有一颗怜悯之心。

“咳咳!”

林修齐身体微微一晃,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道:“滚蛋吧!我的时间要……到……了……”

说罢,他的头栽向一旁,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恢复了,头好沉,眼前的一切,耳中的一切都好模糊。

隐隐有一丝香气传来,他的手好像被人抓着。

他用尽力望过去,只能看见一个轮廓,是一个女子,不出意外应该是宁梦瑜了。

“修齐!你醒了!能听见我说话吗?”宁梦瑜关切地问道。

她的身后站着宁奎德、宁奎心、宁奎道和宁梦麟,几人的表情各有不同,却都以惋惜为主。

林修齐张开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尝试了几次,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笑,安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终结时刻的来临。

“修齐!你为何如此固执呢?天人五衰劫乃是仙劫,岂同儿戏,为什么不答应我的请求呢?”

宁梦麟忽然开口道:“瑜儿!你为何要把他送去牢中?”

“我,我……”

宁奎德开口道:“是我的主意!唉!我以为在那种环境下养尊处优的强者绝不可能坚持很久,没想到……”

宁梦麟无奈道:“大爷爷!这家伙原本是个凡人,和咱们的想法完不同啊!”

“唉!”

宁奎德只是叹气,他心中比谁都要后悔,谁知道一位顶级强者受得了那等屈辱,不是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吗?怎么还有例外?

白白浪费了一位最佳的护道者!

他很清楚,没有林修齐的庇护,宁家恐怕再也无法恢复往日的荣耀了。

如今,一切都来不及了!

林修齐的感官已经退化到了极限,肉身已经开始腐烂了,灵魂波动弱得如同风中残烛。

穷途末路!

所有人同时生出这种想法。

几人就这么呆呆地站在房中,宁梦瑜不停和林修齐说话,得不到任何回应,却也一直在说。

三小时后,林修齐的身体有一种松懈之感,仿佛肉身要变成一滩泥一样,他的眼睛缓缓闭合,嘴角却微微翘起。

最后一声心跳停止,他的一切生命迹象消失。

含笑而逝!

“呜呜呜!”

宁梦瑜泪如雨下,她最害怕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

她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却感受不到一丝脉搏,其他人齐声长叹,却只有宁梦麟是真的感叹一位强者的陨落。

宁梦瑜哭得言语不得,她伸手去摸对方的脸,却被一股无形之力弹开。

“修齐!你还活着吗?”

宁梦瑜大喜,其他人也露出或惊或喜的表情,但下一刻,他们的惊容喜色凝固了。

林修齐的身体开始消散,像是燃烧过的纸灰一样化为尘埃,宁梦瑜忽然咳出一口鲜血,哭晕在地,宁奎德等人连忙上前搀扶。

谁也没注意到在尘埃中央有一枚玄奥的符号闪烁了一下,消失不见。

一小时后,宁梦瑜苏醒,想起林修齐身陨,再次痛哭,直至晕倒。

三日后,一个让玄界震惊的消息出现。

林小喵陨落,身死道消。

有人推测是林修齐出了问题,但谁也没有证据。

精灵族,林小喵消散的寝宫之中,童月溪、岳落雪、独孤仙羽、独孤灵羽以及重明家族九子中的女子聚集于此。

虽然没有尸身,她们却想为林小喵守灵。

精灵族举族哀悼,玄界各势力尽皆如此,谁都清楚玄界是依靠林修齐才得以统一,如今林小喵陨落,若是林修齐还在,绝不可能迟迟不现身,很可能真的是林修齐不在了。

一日后,蛮族公开声明以半兽之祖大前辈马首是瞻,承天盟、屠神教、圣灵教等势力纷纷效仿。

但,西玄西北部出现了异常,消失了百年的雅各布和蓝衣大主教等人出现,强攻圣灵教总部,欲夺回权柄。

他们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和平只是表象,只要他们出手,一定会引得其他野心家纷纷登场的。

可惜,他们想错了。

精灵族出动了二百洞虚修士,歼了原圣灵教的高层,雅各布即将身陨之时,红衣大主教出现,展示出超越了合道强者的实力,却被从天而降的图腾砸成重伤,遁入虚空。

雅各布身死,以往的西玄圣灵教彻底消失。

……

北玄,宁家地下三万公里,为林修齐特意造出的洞府之中,宁梦瑜呆呆地坐在林修齐消散的房间,怔怔出神。

已经过去了十天,她始终无法释怀。

尤其是宁梦麟悄悄将那一日与林修齐的对话如实相告之后,她再一次哭晕过去。

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差劲的女人,不但没有忠贞,还辜负了爱人的一番好意。

如今,无论她如何悔恨,也无法弥补以往的亏欠,更是无法弥补心中的空洞。

她唯一想做的事只有坐在这里,仿佛只有在这里才觉得安心。

一日,两日……第四十九日,异变骤起!

Tagged